俄罗斯联邦作家协会共同主席 尼古拉•卢季诺夫做论述

热度0票  浏览147次 时间:2017年8月13日 11:12
中国老子同道会L#E5[*A#`+I!V
中国老子同道会'x.u6h ?1MV$E@f

中俄《一带一路》文化艺术交流系列活动中国老子同道会8X4ncd2^/n

 

8xo,Z {6o ](dF&b0

88日,中国,北京北京大学博雅酒店

&^-IwD6b7S0

 中国老子同道会5KQ.Ci*e^q+UY#{]

俄罗斯著名作家 
IH8J#YK dMj0    
俄罗斯联邦作家协会共同主席中国老子同道会nV} ~:D$@[

                                                尼古拉·卢诺夫中国老子同道会c&e(ZY#Z Y

演讲稿

5ziS_*QzT.a4yq \0

老子-当代英雄中国老子同道会!@*|.X \nk

 

jx/l}f7dH)@3C]0

在我们这个讲究实际的时代,对于作家而言,尽管不愿意承认,读者多便是成功。我今天非常引以为荣的是,在俄罗斯文学大家之后,中国的知识分子能够阅读和肯定我的作品。这些作品远非容易阅读的,但是没办法,我选择的体裁就是这样。中国老子同道会8W8iJ!eA%?

我很早就涉足文学了,很快进入了本民族作家和著名学者的视野,他们成为了我的老师。也许,我因此在他们的影响下形成了对正在发生的一切以及对变化的独特的批评观点。我不喜欢先知先觉,我对一切,对被称为进步的一切变化的看法如果不是批评的,那也是持怀疑态度的。许多错误的根源在于,一些复杂而又不确定的事情经常被过于简单化了,因此出现了未及时深入了解和深思熟虑的问题。在全世界,在世纪之交,一方面是科技的迅猛发展,奇怪的是,另一方面,出现了理智思维的危机。正好是在这样一个时期,我们在提振一个今天看似无望的这样一个专业方向。我曾经深感怀疑,有人会阅读我的作品吗?这毕竟非常复杂,涉及如此深奥的问题,然而,我还是希望,不放弃以复杂的态度去认知生活的人终究会有裨益。我感到满足的是,阅读和理解我作品的人为数不多,但是为数不多的这些人是精英。这是好事。因为,在各个年代,所有真正的进步都是由精英决定的!中国老子同道会B0E.i:HZk0A

我书中的主人公距离我们有25个世纪:要知道,书中讲述的是公元前五世纪发生的事件。需要潜心于历史长河之中,进入那遥远的年代。在此之前,我曾经多年写作三卷本长篇小说-关于成吉思汗的长篇史诗。我的作品《成吉思汗的意愿》出版之后,一些老一辈的雅库特知识分子不止一次地与我认真交谈,开导我说:“科利亚 (作家的小名),你在历史长河中畅游的时间不少了,回家吧,我们已经累积了许多自己民族的问题。可以理解,世界上也有许多问题,但他们自己会处理的,你还是回到家里,做我们自己的事情吧”。

当然,关于这个问题,我曾经有过许多思考。我有时候感到灰心丧气,特别是当一部长篇小说快要收尾的时候,我就想:我接下来做什么事情呢?要知道,在过去的20年里,我没有写过任何其他东西,完全脱离了“尘世”。我感觉自己是一个老兵,已经要退役了,谁都不需要我了。不由得深感忧伤的是,即使我回去了,我也已经无法高水平创作了,无法达到现在还经常被人回忆的高水平作品《彩虹》、《木头拴马桩》、《黑乌鸦》。只有很年轻的人才能够上升到那个挺拔的高度。而我是何许人呢?在鞍前马后地为成吉思汗效力之后,我好像成了一个残废军人。因此,我决定滞留在历史长河中,有人需要我,我就继续干。我感觉到,我在那里得到了接受、理解和尊敬。中国老子同道会2Jq%x0P.S&R9Ev5T!p

至于历史,历史不但是多棱角的,而且是多面孔的。那里隐藏着我们当今许多问题和矛盾的根源。正是在历史的深处,就像在岩浆里一样,炖煮了我们的起源史,从而形成民族的特点和性格。因此,即使非常遥远的历史也明里或暗里是当代事件的积极参加者。我认为,我们今天许多行为的预先注定和无法解释均来源于历史。中国老子同道会4A{}'^e`$Rx

但是,糟糕的是,历史是我们人类存在中最混乱的一部分。因为,历史总是被政治化,总是使当今、使各个时代的当权者兴趣盎然。他们总是想经过修描粉饰后载入历史,重写历史,服务于他们的政策。在所有各个年代,此类当权者的身边少不了奴颜婢膝的学者,他们按照主子的授意篡改历史。这种现象从古到今,一直延续下来。因此,历史好像每次都是在一张白纸上重新书写,根据现实的需要书写。我们的悲剧恰好就在这里。这就是我写作时感觉到的问题。我们的孩子们正在学习的整个世界历史,完全不是它应有的面目。历史的真相在哪里?遗憾的是,许多事情已经没有真相了,原件没有了。原件已经被篡改、抹黑,被人为地销毁了。这就是我关于历史的悲哀的认识。我相信,当今的许多悲剧根源于此。

!E,R8P+{ Ug(U N Y9_0

在我们这个高度文明的时代,我们依然无法清楚地意识到,在努力克服主观主义问题。不克服主观主义,如何能客观呢?比如说欧洲和亚洲,对世界的看法完全相左。同样一件事情,欧洲和亚洲的看法与评估结果完全不同。欧洲人讲究精确的计算和现实,精确到无以复加。而东方人认为,欧洲人的精确有时到了极端的地步。东方人讲究模糊、含蓄、不确定,欧洲人在许多情况下感到无法接受。似乎很难断定,但是在一些特殊情况下,模糊和复杂地认知发生的事情,有时候(可能、不总是)更接近于真理。

9f Qxt_0

现在,整个世界的哲学、法律、科学和社会思想均是以欧洲为中心的模式形成和继续发展的,事实如此。而亚洲的世界观模式似乎是“旁门左道”,它不觊觎主导地位,根据自古形成的奇怪的东方传统,它自愿逊让,让自信的对手或竞争者走在前面。中国老子同道会d5hg;Y.[(F

我写作这本书的最高任务是研究形成一个边界概念。我认为,这是当今人类的主要问题之一。当今最主要的、最大的不幸在于抹杀界线:真理和谎言之间的界线、善与恶之间的界线、背叛与忠诚之间的界线、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界线。现代人在许多情况下丧失了允许和禁止、甚至是体面和失礼的现实存在感。因此我认为,现在必须反对抹杀界线的行为。中国老子同道会mZ.{(O5p8u5|G)Z

在《匈奴的故事》/《边境》这本书中,我努力以艺术形式揭示亚洲人的内心世界,这方面的研究至今仍然是严重欠缺的。写作这本书时,我同时感到既困难,又有趣,因为我努力通过欧洲和亚洲两个对立的观点来揭示这一课题。结果如何,请读者评判。我本人认为,我所有的作品都是在俄罗斯文学、俄罗斯社会艺术思想、俄罗斯哲学的框架内完成的。许多人都发现了这一点。我认为,俄罗斯文学的状况决定着俄罗斯的整个精神生活,没有它,我看不到世界的未来。中国老子同道会-R+MX,V)z

我出生于1948年,在一个帝王家庭中长大,不过是在偏远的雅库特地区,远离当时庞大苏联的繁华都市。我说这些,因为庞大帝国的成就和缺憾、胜利和悲剧都这样或那样直接,有时是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们的家庭。我的父亲阿列克谢那时刚从战场上回来,他们六个兄弟被征召入伍,但是回来的只有两个:他和普拉冬。他们兄弟埋头苦干,重振战争破坏的经济。但是,非人的战争压力侵蚀了他们的健康。他们早早地离开了人世,在帝国解体之前很久就离世了。我们一位智慧的姑妈对此感言道:“他们早走是好事,不知道现在发生的不幸,他们就此而言是幸运的......”。中国老子同道会?C/Q)PvZ6|9Rh|

到了90年代,帝国大厦转瞬倾覆,为了帝国的繁荣和巩固,人们曾经做出了那么多的牺牲,流了那么多的血汗,其中包括我的亲人。我那时已经是一名成名的作家了,有自己的专题,前途远大。但是,所有的希望都留在帝国大厦倾覆的废墟里了。

)ZcWf'`L;q0

我开始审视我们国家悲剧的始作俑者,以作家的嗅觉感觉到了国家兴起和衰落时奇怪的类似现象。原来,在凝聚全国各族人民的新价值观形成和确立时期,走上前台的是诚实、天才,引领人民的著名国务活动家。

)r.v8q1ru0

而在衰落时期正好相反,走上前台的是形形色色的骗子、坏蛋和叛徒。这是我写作三卷本长篇小说《成吉思汗的意愿》的主要想法之一,我对此倾注了将近20年的心血。在繁重的写作过程中,我有了许多发现。主要的发现是欺骗、诽谤和造假,它们使人们在几百年来误入歧途,许多行为因此而失去了意义。这主要是因为,人总是努力在身边人的面前自我肯定,身边的人很容易被误入歧途,欺骗和愚弄。但不幸的是,在上帝面前证实自己的行为则总是“将来时”。中国老子同道会7dSd0GT'N\C'V

《匈奴的事故》/《边境》这一课题,我是渐渐涉足的。如果说成吉思汗的年代距离我们7-8个世纪,则这本书的主人公距离我们已经有25个世纪了。这是公元前5世纪的事情。当然,这对于整个民族而言都是很久远的时间了,更不用说对于个人了。

%i#~ c M^;VV0

事情是这样的,在多年研究古代历史时,我总是遇到这一课题,总是积累素材。后来,当我开始写作后,这一问题逐渐地取代了一切。质疑被排挤出去,我开始了一种新的生活,匈奴军人的生活,很高兴了解到,他们是我们很久远以前的,但是最直接的祖先。无庸置疑,匈奴人是一个伟大的民族,我们无从得知的天意使他们解体为许多分支,散布于世界各地。许多东西遗失了,遗忘了,其中包括关于他们是谁,来自于哪里的记忆。而匈奴人的传统,最直接的就是语言传统和心理传统,看来是在我们身上保留了下来,因为我们在遥远的北方与世隔绝。

"iU`4bXGI0

匈奴人的传统、性情、性格融入到了他们接触过的许多民族中。首先,好奇的读者可以在俄罗斯人性格中发现匈奴人的许多特质,它们把这个民族提升到了很高的高度,由于这种特质,它在没有大规模冲突的情况下承继了蒙古人留下的遗产,在自己身边聚集了大量的其他民族。他们就像匈奴人一样,成为了帝国民众。匈奴的历史起源于中国东北地区,他们当时生活在那里。由于其频繁的骚扰掠夺,中国修建了长城,事情便到此结束了。无法得到中原财富的匈奴人,有的去了西方,有的去了北方,有的留在了中亚。我的著作就是关于这些不平凡年代的事情。中国老子同道会6T8{K _W@/Q4m'WQ

我慢慢地、逐步地、长时间而又固执地接近于相对理解哲人的思想......,但是距离实质还很远。为此,我花费了不只一年时间,也不只十年时间。我不知道,通往老子哲理巅峰的道路上我走过了多少台阶,尽管我从精力充沛的年轻时代就踏上了这条道路。今天,早已白发苍苍的年迈的我,仍然不能自信地说,我已经接近于理解老子的至理名言。越去深入了解,本质离你越远,就像地平线一样。选择在布满荆棘的真理道路上求索,这是艰难的命运,尤其是在我们这个时代,伟大哲人许多世纪以来形成的定向标有意无意地被颠倒、混淆了。中国老子同道会 {5W;I.I-c)_)Hc

现代人很难同意先师关于过多普及教育的疑虑。但是,如果更深入地去领悟,则也可以在此发现某些道理。如果有许多身居高位和要职的一知半解者侵入人类意识的隐秘处,图谋个人私利,则灾难必定发生。我们面临着形形色色伪科学骗子可能会给我们带来的许多灾难。当然,这种情况到处都有,各个时代都有。但是,如果想象一下,以前他们用的是予,而现在是火箭,则令人担忧的程度就完全不一样了。中国老子同道会c8W5hzLx5~9xcD

许多革命活动家否定的无为思想,也应当仔细思考和讨论。许多人认为无为思想不符合逻辑。而不干涉自然的哲学思想,还没有人弄明白,深入领会其实质。

&D|4U U)~ Y(xDe0

其他易感情用事的领导人,一时气愤可能下达发射导弹的命令,只是在事后想一想才发现,理由不成立。

%vNT i`8n0

有什么好想的?原来,发射导弹根本没有正当的理由,但是,半年后,国际民主社会就把这件事忘记了。何必翻旧账?这已经没有现实意义了。

*C]-z#PN;W8M0

粗暴地干涉环境,毁坏了全球生态。而干涉主权国家的事务,成为了被普遍接受和平常的现象。中国老子同道会1z'Zw,NC8{M0z'N+h

为了短期的经济利益而采取全球化解决方案,这是灾难。

MB`)K g4\9`0

老子的思想令人惊奇地具有现代意义。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发生着许多类似的现象。

1G qITA#?B1ih4v'n0

我深信:老子哲学的时代现在正在到来。让我们共同研究这一伟大的思想。中国老子同道会.h4Sm6G:[

中国老子同道会!~(`[ {/lZPgpQ

?2~ p;E/XL0

                                中国老子同道会供稿中国老子同道会L-Gq DT#v7|5i

中国老子同道会^&G)h^zq
中国老子同道会u|3gVo&e+h9FVSk(o

上一篇 下一篇